閒来无事,继续来谈谈服贸这热门话题,也希望沾沾光,提振一下嘴炮出版社的人..." />

娱网棋牌大厅

没价值,不代班”看看,宋,仿宋_GB2312">閒来无事,继续来谈谈服贸这热门话题,
也希望沾沾光,提振一下嘴炮出版社的人气,
一如往常,将军还是以经济的角度来看服贸,毕竟我擅长的东西不多,
也感谢台湾老百姓的普遍经济水平够低,才有将军说句话的空间,
当然,这时候许多人很不服气,「你就懂个屁!」,
的确,将军我自知经济水平不算太高,基本上只能算小学一年级刚考完期中考的程度,
不过,大部分人的水平也就只是幼稚园小班,还在围兜兜吃饼乾那样,
重点是,幼稚园小班的知识还是源自老一辈那种生病吃符水、烫伤抹酱油那种道听途说,
没有求证,没有思索,全盘接收,然后,坚信不移,奉为圭臬,
所以,在呛我懂个屁之前,你或许该问问自己,是否连屁都不懂…

今天在网络閒晃,晃到一个反学生上街的社群裡头,裡头很热闹,很欢乐,
耐著性子浏览一下,恩,大概能懂支持服贸的人为何支持签这东西,
这些幼稚园小班生普遍相信签这东西就能赚大钱、救经济、明天更美好,
你要是抓个小班生来问,为何他们相信,他们就会拿出数据与广告来佐证,
你稍微提醒他,这东西不是政府文宣吗?
他楞了一下,但还是宁愿相信这些没有求证过的数据理论,
他不知道政府会说谎吗?数据会造假吗?理论可以扭曲吗?
甚至,他不知道台湾政府不是第一次骗老百姓了吗?
他知道,但他仍坚信著,
那骗人的政府这次真的找到让大家赚大钱的万灵丹了,
「这次不一样」,可能是他们喝了太多的符水才会这样,
不过医学非我专门,神学又是我的弱项,所以…

我推荐”巴拉松+鹿茸”这帖药给他,
不一定能拯救经济,但一定能拯救他自己…
至于「签约救经济」这话题,上週开课过了,不再浪费篇幅。

带新竿去开胡一下,2月第一天就有好的开始阿 ~ 呵呵
伤 雨

细&nbs 破碎的梦
怎麽拾起
又怎麽捡回
草儿为我的忧鬱 弯腰
天空为我的忧鬱 哭泣
走在没风的街头 等忧
只等来一场回忆的空
翻开记忆簿 只剩下空荡的几张照
孤独的人 只能梦来陪 之前有在版上问过有没有卖能够抑制痘痘的沐浴乳
  许多人有脚臭的困扰,在这裡有几个方法,不彷试一试:要穿鞋时拿
少许茶叶mon/thankall.gif" align="absmiddle" title="被感谢次数"> x 1
花间醉酒懒吟诗,
翻浪弄潮十五时;
蝶舞秋光遭了过来,贯穿了路西法的右肩,原本紧握于路西法手中的剑也应声的从手中脱了出去,鲜血从右肩流了出来,从路西法破损的黑色盔甲背后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个大大的黑色等矩十字架,不过也已渐渐的被鲜血给抹去
        [路西法,你已逃不掉了,跟我为敌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]
路西法看著围在身边的人影,目光依然炯炯有神的回道:
        [哈哈!圣子,看来这次是我输了,不过我并不会消失,在千年之后,我将带著我的堕天使军团重现人间,千年一战,永远都无法避免]
        [千年一战啊!哈哈!想起来就兴奋]圣子缓缓得弯下腰去拾起了掉在路西法身边的剑[一切都该结束了,路西法]
天空落下一道落雷,照亮了围在路西法身边八个罩著白斗篷的男子,圣子将手中的剑奋力的往前一刺,刺穿了利西法的胸膛,结束了一切。谈中, 城市夜景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有点过分的凉,

蒜香蜜汁鸡翅
材料:

鸡中翅6隻,蒜头1整颗,生薑一块

在远东百货的前面

营业时间到晚上10点

除非卖完了:surprise:

一份30sp;  
        [你再忍耐一下,我现在就去]
阿瑞斯随手抓起了躺椅上的大衣,推开了大门,消失在黑夜中,躺在床上的丽芙斯疼痛愈加剧烈,右手紧抓住床沿,希望丈夫能赶快归来,过了一会儿,大门被碰的一声推开,阿瑞斯气喘吁吁的带著医生走了进来
        [医生快啊!丽芙斯快生了]
        [别紧张!]医生靠近床边观察了丽芙斯的情况[他快生了,你快去烧些热水来]
阿瑞斯迅速的出了大门,随手抱起了几堆堆在家门口砍好的柴堆,就进了邻于家旁的小厨房裡烧起了水来,阿瑞斯看著灶裡渐渐升起的火燄,握著手中的柴堆,心中尽是不安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